苏二北

随手写写,你能喜欢,我很欢喜

最近小宝贝做了一个手术

可怜,等会去做手术

【方应看X你】一起困觉伐(R向)

*方应看X你   乙女向

*私设有,OOC我的

*R向,走外链



点这个:一辆小车





*原本是去写文,但总有一堆亲友,有数不尽的游戏诱惑你。

*错字明天改。晚安

啊啊啊理理我好嘛

写黑化文能不能接受??

看见爱心和推荐超级开心,但是看见评论!!

我更超级有动力呀_(:з」∠)_

【众男神X你】当你对他们说要亲亲

*方/无/叶/燕 X你   乙女向

*私设有,OOC我的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Ver 无情

 

 

娇艳鲜嫩的花朵若是幸运躲过摧花人,依抵躲不住暴雨的袭击,整朵整朵得坠落,铺散一地的花瓣,若是有人知晓,得到一句悲歌。深埋在土地里十多年的蝉,却只鸣叫一季又了无声息,得到人们赞美夏蝉的壮丽。

但他们只是人类生命中匆匆的过客一瞬,整个生命好像只能得到一俩句的称赞,就转纵即逝。

花朵盛于枝头,或是凋零在泥土,夏蝉沉默与土壤,或是高鸣于树梢。

可他们自己在努力的活着。

 

美丽的事物往往暗藏着天大的不幸,或者是自己本身便有着杀人的武器、活命的手段,只是将自己埋藏在弱的美丽外观之下,或者只是暴雨之下的浮萍,没有力量也没有深埋的根系,只能随波逐流,在权势之中将自己的美丽当做廉价的商品进行交易,换取庇护或者谋取利益。

 

 

 

 

有做兵士打扮送递文件的公门中人在神侯府门口求见。

 

药王谷传来了久违的口信,赖神医找到能根治这蛊毒的法子,有几味药材却迟迟未能找到,写信来是想借六扇门之力一同在武林江湖中寻找。

 

 

你居住的庭院已经很久都闻不见人的笑声了,常年弥漫着的药物苦涩味,已经浸到了人的骨子里,庭中的古木像沾染上居住着人类心底的恐惧,褪去新绿后,变成一股沉甸甸的墨色,院墙上不知什么时候长起了爬藤,太浓的绿壁显得深密,更显得死气沉沉。

 

这个庭院里没有了人气,婢女们的交谈都是低着声,做事更是轻手轻脚,仿佛怕不经意的大声说话会打扰空气中的脆弱又平衡的安静。

 

往日眉眼如画,巧笑嫣然的少女,现下容貌虽不失年轻,但已失去了春日般的朝气,整个人行将就木,只求残喘。

 

 

手腕上蛊纹已经彻底绽开,远远望去,宛如玉臂生莲。

 

你在心中苦笑道,可不是真的生长在手腕上的吗。冥冥之中,你心中对于毒蛊已经有了预感,要么熬过去,活下来,要么就是真正的死去,死在宋朝。

 

蛊毒发作越来越频繁,疼痛倍加,你已经记不清上一次自己醒来是什么时候。

 

 

 

你是在暴雨声中醒来。

 

 

是场夜雨,你听见雨点急促地打在瓦片上,水流顺着房檐一直淅沥的响。

夜深人静,黑夜对于人类有着放大镜一样的恐惧,人们恐惧未知,恐惧强大,恐惧深密。

你在黑暗之中,心中禁不住的彷徨,想着自己平淡的前二十年,想着世间的零落碎散,想到在宋朝光影陆离的景象,仿佛只做梦一般,但你已经不能骗自己了,没了侥幸没了自欺欺人,剩下是一种恐慌的焦虑。

 

你只是命运下的一颗小小浮萍。

 

 

上一次毒蛊发作,还是在夏日,庭院中一副生机盎然的景象,金剑银剑嚷着要出门办案,糖球在旁打着盹,被吵醒也只是抽长身子伸了一个懒腰。

 

无情就坐在一旁,嘴角嘬着笑意,品着茶。

 

 快意轻松的一幕,你却在他们面前犯了病直接到了下去。

 

现在再醒来却不是何时。

 

 

想到晕倒前无情失色的表情,你好像嗅到一股悠悠的梅香。

 

你原意是想起身找杯水喝解渴,没想到眼前突然发了黑,心里断了一跳,浑身没力气,又栽回了床铺。

 

“别动”

你两眼还发着黑,头脑里嗡嗡作响,躺着一动不动,只觉得自己就是夏季一块严冰,也没有温度,呼吸都带着死亡的寒意,直到背上有一股暖流缓缓注入心脾,你甚至能听见自己血液从心脏流出,快速运输到四肢。

才有了活着的感受。

 

无情粗糙的指腹慢慢抚过你的鬓角,他摸到一手的汗液,很快房间内便响起了“嘎吱嘎吱”的木轮转动的声音。

听着声音远去,你心里着急。想张口叫住人,没料到张开口就是喉咙干涩刺痛,你连吞下口水都疼的你浑身难受,更别提出声了。你浑身酸软无力,仰着头,努力的睁大眼眶,但眼前还是黑着的。

在黑暗里,呼吸也是慢慢的,你强硬得数着数,逼着自己一呼一吸,生怕自己抢了一拍,就再也喘不上气。

你伸出手指在自己眼前晃了晃,发现自己还是没能看见。

心里有了不安。

木轮声又大了起来。

无情看着你伸在眼前的手指,心里一疼,默不作声的拉回你的手,塞回被褥里。

无情先用一张温热的帕子轻轻擦拭你被汗液浸湿的额头,接着是眼角、鼻唇、脖子。接着小心翼翼的将你扶着,拉你入怀中拥着。

一股雪中寒梅一般凌冽又温润的气味伴随着温暖的怀抱到来,你死死抓住无情的衣襟,将脸直接埋入了无情的脖项。

 

 

以前看着你光脚就会微红着脸转过头的男子,此时是你们离得最近的距离,近到他可以闻见少女身上淡淡的药香,可以感受到少女埋在他脖子上吐息时带着潮湿的气息。

 

他拍了拍你的背,将一杯温茶递给了你。

 

 

 

他将你抱出房门,当你看见雨后院中零落的绿叶,天边刚刚反着的一丝灰蒙蒙的光,连石板上新生的翠绿色的青苔都让你目不转睛,你看着石缝中长出的小草,更是感受到了难言的狂喜。

坐在他身旁被他揽着,整个人依偎在他怀里,你抬头看着他,无情低头朝你温和一笑,就好像看到多年以前,白衣的少年,他站在树上,站在春风里,手里举着一大捧盛开的鲜嫩的桃花,冲着树下的你笑。

 

“月牙儿,我醒来还以为自己瞎了呀”你握住他的手,轻声的说道。

你想告诉他你睁开眼时的无助,你发现眼前一片漆黑时的戚戚。但你只是看着月牙儿好看的脸,更用力的看了看。好像这般看完了,变没了下一次。

 

少女的心思写满了冬日的雪,秋日的雨,夏日的风和春的流水。她有许多想对月牙儿说的话语,冲出嘴角前,又落回了肚子。缄默着,埋在心底。

 

却不许一丝月光照进,也不许月牙儿知道。

无情一手扶住少女的腰,另一手将她下巴轻轻抬起。

 

他是男子,不懂女孩有那么多的哀愁。

 

但她像一颗小树一样,在风吹雨打中,努力的生长着,四周的人们全部能感受到盎然的生气,她的温暖。

 

“月牙儿,你”……你亲亲我吧。

你看着无情,自己被自己的想法闹了一个大红脸,却没好意思说出,生怕又被说教一番男女有别。

 

他好似看懂你的眼神,在你惊讶的眼光中,怜爱的轻轻落下吻。

 

看着你瞪圆的大眼,无情眼里浮现了一丝笑意。

 

另一只手将你的眼睛遮住。

 

你在黑暗之中只能感受到口舌相互摩擦带来让人战栗的热感。

你不再害怕黑暗。

 

 

*前一篇不删了,

*这篇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删了- -

【众男神X你】当你对他们说要亲亲

*方/无/叶/燕 X你   乙女向

*私设有,OOC我的








Ver 燕无归

 

 

难得的好天景儿,天蒙蒙亮,第一声鸡叫声刚响起,床上的姑娘便睁了眼。

 

原以为自己会睡到一个大天亮,却未想醒的这么早。

 

你心情愉快的走出侯府,就看见站在街口一身黑衣的男人。心里更是盛满了五月的鲜花,熏得人醉醉的。你脸上不由得绽放大大的笑容,走的飞快。

未料想一时失了神,被小石子绊了腿——可以说是扑到了男人的面前。

 

他看着你原是眼中带着温和的笑意,突然的意外让燕无归一贯沉稳的脸上变了色

 

你却不合时宜的想着,他看起来倒是比你更害怕。

 

燕无归动作确是迅速,你还闭着眼等着摔倒在地的疼痛,手上却传来大力直接将你抓住。

 

惊吓过后,或许是担心你再跌倒,亦或者是其他不好意思说出来的小心思。燕无归也没说话,却一直牵着你的手,好似脸色酡红一片的男人不是自己,手上的青筋都都能看见,但握住你的手却是温柔无比,生怕伤了你。

 

你也握住他的手,十指相扣。

 

 

很难得的,是这个沉闷寡言的人主动约你出来。

 

水色潋滟,湖风轻抚,荷叶摇晃,湖边翠鸟清啼,残花有落。两人坐在湖中的小亭里——真难想象这么热闹的日子里,还有如此一片清闲之地未被人发现打扰。

你与他共坐于山湖之间、天地之间。

 

 

难得不想画画,坐在石凳上,和着美酒和小食,你在一旁絮絮的说,燕无归偶尔答几句,更多时候只有几个简单字符的回答,你听了倒也满足。

 

 

随着日头升起,你也发了困,睡意却不浓。整个人没了个整形,也不肯老老实实跪坐在蒲团之上,偷了个懒向厅中石柱上靠去。突然心中有新奇想法,便想脱了鞋踩水。

 

燕无归红着将头转过,一手在地上摸索着你脱下的鞋,另一手握住你的脚踝,想将脱下的绣花布鞋拿着往你脚上笼,这人不好意思看着你,你又任性不想穿着,这鞋就在他手上和你的脚丫子中打着晃,怎么也套不上。

 

闹着闹着,他后来实在是恼羞了你,你看他气恼了。心里也不怕。瞧着燕无归黑色的眼眸,脑中闪过几个想法,嘴上开口道:

 

“要不你亲亲我吧”

 

你话音刚落,这人就直接涨红了脸。脸是红了,眼睛也亮了一下,但依旧以沉默作答。

 

但你往常是得到机会便会调戏他,见他没有回答也不在意,全当住他同意了,压住燕无归拿着鞋的手,探身向前一送,便在他唇上落下了吻。

 

燕无归整个人都僵硬石化了起来。

 

原本也有些害羞微红着脸的姑娘,看着面前比自己害羞的更紧的燕无归。心中有了一些小小的开心。

 

燕无归直接将身子转了过去想躲开你,——你更强硬的去坐在他腿上,两只手捏着他的脸,朝他凑了上去。

果不其然,燕无归脸上果真红了一大片,连耳朵尖都泛着红,眼里闪着不明的光影,你看的有些心痒痒。他有些恼羞的想转过头想避开你,你直接鼻头贴着鼻头得紧凑,不让他躲着,他有些尴尬,或者说是害羞的说:

 

 

“下次是不行的”

 

你歪着头看向他,装作一副天真懵懂的样子。

 

“什么是不行的?”

 

燕无归抿了抿嘴,他眼前是你,身边的空气是你,鲜花烂漫是你,璀璨星河是你,天翻地覆还是你。整个人竟是被逼的晃了晃神.

抬眼一看。你对他笑的灿若星辰,澄清如海的眼眸里是自己。他看着你,喉结轻微滚动,哑着声到:

 

“亲我”

 

“好”

 

你欣然同意,捧着他的脸,将嘴唇印在他的唇上。

 

“是这样吗?”

 

 

你看着他脸红,看他狼狈,不止耳尖,脖子都一片红色。

 

 

*剩下三位的都写好了。但都感觉不是很满意,就没有发上来。准确的说是我太懒了。。

*不删了

六块钱

心情可以说是很愉快了

【众男神X你】 猫奴的烦恼(3)

*方/无/叶/燕 X你  

*你是一只猫哦

*随手写,一个甜到自己的脑洞。

*ooc会有的,逻辑是没有的。


 

 

 

05

 

作为一只小猫咪,最重要的是什么。

 

当然是征服人类鸭。

 

一双蓝色的眼睛在黑夜里发出诡异的光芒。

 

 

 

叶问舟发现小布偶和往常不太一样,有些无精打采,但体温却是很正常的。猫爬架也不爱爬了,整只猫就趴在窗户前,无精打采得打着盹。

原本以为你是想出去玩,但平日是不限制你的,方应看还是带着你到花园里散了散步。

你也是很给面子,带着人类出去走了走。但很快没了耐心,自己一个人趴在树影下打盹,方应看最后找到你,抱着你回去了。

 



最后是燕无归发现了原因。和常往吃的光光的不同,今天食盆里的猫粮剩下一大半。

 

 

燕无归蹲下,有些好奇地捡起一两颗猫粮,吃下去,吃起来口感有些像饼干,多了一些腥味。还有一些润,明显受了潮。

 

燕无归得出了结论,结果一抬头就发现小布偶蹲坐在一旁,有些好奇的看着自己,湖水般的眼睛倒影着自己的身影,其实燕无归也是有些尴尬的。

 

你从一开始就发现了这个人蹲在自己的食盆前,还吃起了自己的食物。但是你并不是小气护食的喵啊,而且这个人喵总感觉很好,好像很小的时候被他抱住过,于是很大方的将自己的食盆朝燕无归的方向推了推,嘴里还发出乖巧的叫声:“喵呜~”

 

不客气呀,喵请你吃。

 

 

 

那一瞬间燕无归的脸都红了。

 

 

 

知道了猫粮受潮后,方应看直接将一整袋猫粮都丢了,买来一大堆罐头。

 

 

 

但小布偶吃起来都兴致乏乏,对于主食罐都只是凑上前嗅一嗅,给个面子吃个两三口就停了。

 

一个不喜欢吃,立马换另一个。整个牌子一个系列都不喜欢吃,那就全部丢了。

 

 

 

这个好香啊。

 

你闻到一股好香好香的味道,从方应看手中发了出来,整只猫往方应看扑了过去。

 

方应看看着你抱着腿一直喵喵叫,还试图往上爬,很不给面子的走了。

 

你追在后面又是急又是叫个不停。

 

等到方应看大发慈悲停下逗弄你的心思,你却只是吃了一两口就停了下来。

 

不好吃啊喵。你很认真的舔了舔自己的爪子,旁边举着饭盒逗你的人喵没看见啊

 

 

几轮测试下来,发现小布偶最喜欢吃的是零食罐头。

 

对于零食罐好比快餐对于小孩子的吸引力,整个猫能呼哧呼哧一下子吃光,肚子鼓鼓的。

 


但是如同快餐对身体的不好,零食罐头并不能补充良好的营养。

 

方应看宠溺没数,但是其他人有啊。四个大男人商量了一下。

 



决定自己开始做猫饭。

 

06

 

 

食物选择了牛肉、鸡肉、羊肉、兔肉还有鸭肉,加入了动物心脏,还有内脏,还买了青占鱼和青口贝。全部将骨头还有筋剔掉,加入搅拌机全部打碎搅拌混合,之后还将一个鸡蛋加进去了。

 

食材中的青占鱼来补充鱼油,弥补所需的omaga-3脂肪酸。理论上来说动物的心脏和青口贝也提供了足够的牛磺酸。

 

但叶问舟也很谨慎的加入了半小勺的牛磺酸。

 



缺乏的碳酸钙原本叶问舟市准备用烤干的鸡蛋壳打碎来补充的。

 

装作不经意路过厨房的方应看从鼻腔中发出不屑的哼声。

 

很快彭尖就出现在了这栋别墅里。带来了一堆需要补充的营养物——碳酸钙,维生素B1、碘化钾、VE等——特制买的宠物食用级、优质、昂贵。

 

 

钱多到一定程度,是不存在人傻,只是人想花。

 



 

无情在一旁看着这俩男人无声的较劲,有些无奈的扶额。

 


 

需要一点蔬菜吗?看见网上很多人制作猫饭都会加入胡萝卜和南瓜什么的。

 

对于做饭没有足够发言权的其他三人提出了疑问。

 

叶问舟倒是一贯的好脾气,温和的解释到:“蔬菜其实对猫来说几乎没有营养价值,他并不像人类一样需要补充蔬菜来达到营养营养均衡,猫是一种纯粹的肉食动物。他不具备充足的从植物中获取营养的能力。

加入胡萝卜南瓜等蔬菜,从某些意义上而言也是作用的——心理作用。”

 

 

小布偶乖乖坐在无情怀里,用爪子玩着无情的手,时不时还上嘴啃。他揉了揉你的头,还捏了捏你的耳朵。你有些不舒服的晃了晃脑袋。

 

叶问舟刚说完话,小布偶便很快的接上了一声喵叫。

 

喵知道了啊


 

无情这是倒是笑了,点了点你湿乎乎的鼻子,问道:“你真的听懂了吗”

 

鼻子被人摸着很不舒服,你用爪子拍了拍无情的手,示意他放开。

 

喵当然不知道。

 

 

 

做出来的成品颜色看起来有些小奇怪。

 

 

 

但小布偶吃的很开心。

 

叶问舟做的猫饭倒是陪你度过了这段挑食期。

 

【众男神X你】 猫奴的烦恼(2)

*方/无/叶/燕 X你  

*你是一只猫哦

*随手写,一个甜到自己的脑洞。

*ooc会有的,逻辑是没有的。

 

 

03

一只捡回来时奄奄一息的小布偶,慢慢就长大了。

 

刚抱回到家中,整只猫本小小一只,又爱缩在脚落,胆怯异常。整个人经常怯生生的扒着燕无归的鞋子不放,人走到哪里猫也跟到哪里。一旦开门要出去,就“喵喵”得叫不停,生怕自己被扔出门外。

 

后来长大之后,整只猫的胆子也大了起来。

很快就摸清楚了燕无归看起来特别凶但却是一个特别心软的人,打个滚卖卖萌通常就能免掉一番责骂,连他养的大狼阿呜都特别好,你最爱趴在大狼头顶,指挥着他到处走。

方应看爱逗你玩,常常捉弄得你牙痒痒恨不得扑上去咬两口,但他好起来陪你玩的时候,还有给你好吃的罐头和玩具,你也喜欢。

无情极为冷清,你却最爱黏着他,喜欢在他身边卖萌,虽然犯蠢的时间也有,但他从不像方应看一般嘲笑你,也会温温柔柔摸你的头。

 

但最贴心的是叶问舟。

 

每天起来会记得给你喂猫粮,有时候其他人粗心忘记在水杯中加水,你跑到他面前喵呜两声,叶问舟能立马就知道。

 

换季的时候,你原是趴在沙发上,突然就立了起来,“阿嚏阿嚏”用力打了两个喷嚏,身子也跟着抖两抖,你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叶问舟已经问好了兽医,备好了药。

 

但是他把你骗进浴室,把你冲刷着洗澡。这件事绝不原谅。

 

你站在浴室内,湿哒哒的毛皮让你极不习惯,想伸出舌头舔干,却被叶问舟强硬得扳开了脸。方应看在一旁嘲笑出声“毛被打湿后,整个看起来就像一只小老鼠。”

 

你木着脸,满身泡沫,倒是毫不客气的甩了他一身。

叶问舟只是在旁边笑出了声,不时说一俩句“脚抬起来”,“头抬着”。

你倒是乖乖照做。

 

午后你偷偷溜进叶问舟的房内,刻意放轻了脚步。

 

叶问舟是从一开始便看见了你,看着你蹑手蹑脚的小模样,靠着墙角。笑了笑,坏心眼突然起来,一下子把你抱了起来。

你见事不妙,吓的大叫了一声。

 

很快就被抱进怀里,还被捏了捏小肉垫。

你闻到熟悉的气味,很不客气的将爪子“啪”得一下打在他脸上。

 

叶问舟也没生气,眉眼带笑的看着你。倒是把你看得不好意思起来,小声的喵喵叫,讨好得向他哈了哈气。

 

叶问舟把你抱了起来,你俩在阳台上一起睡过了这个午后。

04

一只布偶猫就站在花园门口的木桩下,整只猫站直着身子搭在木板上,只露出一个小脑袋,歪着头,澄蓝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眼,整只猫被太阳晒得舒舒服服,喉咙里发出乖巧的呼噜声。白色皮毛在阳光下向反着光一样,看看来毛茸茸的充满阳光的气息。

 

花园、绿叶、木桩,还有布偶猫。引得路过的几个小姑娘蹲花园的入口,完全不顾长裙拖在地上,一手拿着手机疯狂拍照,另一只手上则在随时背的小包中掏出食物,模仿者猫的叫声,试图吸引小猫的注意力。

 

 

你呆站着没有理,感觉围着自己的人类并没有伤害自己的意图,便蹲坐在草地上,自顾自的低着头舔起了爪子。过了一会又在地上打起了滚,翻开肚子晒起太阳,眼睛都舒服的眯了起来。

 

女孩子的同伴匆匆赶来,手里还拿着一包肉脯,也不知从哪里买到。

 

女孩们又将肉铺拿在手上,在草地上打滚的布偶猫动作停了下,整只猫机灵的一翻身,蹲了起来,那双蓝色的眼睛往女孩子堆里看了一眼,还是没动。

 

女孩子们屏住了呼吸,等了许久,也不见你过来,尝试着叫了叫,你没理。

她们看起来有些失望,过来想揉揉你的脑袋——被你低头躲了过去。这堆女伴就走了。

 

 

你依旧停留在花园的门口。接着树荫躲着凉,又贪着阳光想跑出去。

 

这会该是无情回家的时候。

 

 

 

嘎吱、嘎吱……

在树荫下眯着眼,看起来像睡熟了的小猫一下子抬起头竖起耳朵。爬了起来一溜烟消失在路口。

 

过了一会,只见一位坐着轮椅的男人出现在了路口,眉目如诗,整个人看起来冷清极了,但怀中有却抱着一只小白猫。猫的尾巴卷着男人的手腕,脸埋进了男人的手中。

 

你依偎在男人的怀里,只觉得闻到一股香味,你不知道这是梅花,只觉得它有些呛鼻的同时,配上这个男人也是挺好的。

 

方应看身上的熏香金贵无比,配得上他神通侯府尊贵的地位确实恰恰好。

 

无情身上一股清清淡淡的梅香,他的风骨,也只有这清幽的梅花最为相配。

 

你跳上他的肩头,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脸。犹豫许久,又伸出小舌头舔了一下。

 

无情被舌头上的倒刺舔得有些发痒,便将你从肩头抱了下来,如墨的长发披了下来。整个人倒也笑了起来。

 

你看着他笑,感觉他比十五的烟花还要好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