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二北

随手写写,你能喜欢,我很欢喜

【众男神X你】 猫奴的烦恼(2)

*方/无/叶/燕 X你  

*你是一只猫哦

*随手写,一个甜到自己的脑洞。

*ooc会有的,逻辑是没有的。

 

 

03

一只捡回来时奄奄一息的小布偶,慢慢就长大了。

 

刚抱回到家中,整只猫本小小一只,又爱缩在脚落,胆怯异常。整个人经常怯生生的扒着燕无归的鞋子不放,人走到哪里猫也跟到哪里。一旦开门要出去,就“喵喵”得叫不停,生怕自己被扔出门外。

 

后来长大之后,整只猫的胆子也大了起来。

很快就摸清楚了燕无归看起来特别凶但却是一个特别心软的人,打个滚卖卖萌通常就能免掉一番责骂,连他养的大狼阿呜都特别好,你最爱趴在大狼头顶,指挥着他到处走。

方应看爱逗你玩,常常捉弄得你牙痒痒恨不得扑上去咬两口,但他好起来陪你玩的时候,还有给你好吃的罐头和玩具,你也喜欢。

无情极为冷清,你却最爱黏着他,喜欢在他身边卖萌,虽然犯蠢的时间也有,但他从不像方应看一般嘲笑你,也会温温柔柔摸你的头。

 

但最贴心的是叶问舟。

 

每天起来会记得给你喂猫粮,有时候其他人粗心忘记在水杯中加水,你跑到他面前喵呜两声,叶问舟能立马就知道。

 

换季的时候,你原是趴在沙发上,突然就立了起来,“阿嚏阿嚏”用力打了两个喷嚏,身子也跟着抖两抖,你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叶问舟已经问好了兽医,备好了药。

 

但是他把你骗进浴室,把你冲刷着洗澡。这件事绝不原谅。

 

你站在浴室内,湿哒哒的毛皮让你极不习惯,想伸出舌头舔干,却被叶问舟强硬得扳开了脸。方应看在一旁嘲笑出声“毛被打湿后,整个看起来就像一只小老鼠。”

 

你木着脸,满身泡沫,倒是毫不客气的甩了他一身。

叶问舟只是在旁边笑出了声,不时说一俩句“脚抬起来”,“头抬着”。

你倒是乖乖照做。

 

午后你偷偷溜进叶问舟的房内,刻意放轻了脚步。

 

叶问舟是从一开始便看见了你,看着你蹑手蹑脚的小模样,靠着墙角。笑了笑,坏心眼突然起来,一下子把你抱了起来。

你见事不妙,吓的大叫了一声。

 

很快就被抱进怀里,还被捏了捏小肉垫。

你闻到熟悉的气味,很不客气的将爪子“啪”得一下打在他脸上。

 

叶问舟也没生气,眉眼带笑的看着你。倒是把你看得不好意思起来,小声的喵喵叫,讨好得向他哈了哈气。

 

叶问舟把你抱了起来,你俩在阳台上一起睡过了这个午后。

04

一只布偶猫就站在花园门口的木桩下,整只猫站直着身子搭在木板上,只露出一个小脑袋,歪着头,澄蓝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眼,整只猫被太阳晒得舒舒服服,喉咙里发出乖巧的呼噜声。白色皮毛在阳光下向反着光一样,看看来毛茸茸的充满阳光的气息。

 

花园、绿叶、木桩,还有布偶猫。引得路过的几个小姑娘蹲花园的入口,完全不顾长裙拖在地上,一手拿着手机疯狂拍照,另一只手上则在随时背的小包中掏出食物,模仿者猫的叫声,试图吸引小猫的注意力。

 

 

你呆站着没有理,感觉围着自己的人类并没有伤害自己的意图,便蹲坐在草地上,自顾自的低着头舔起了爪子。过了一会又在地上打起了滚,翻开肚子晒起太阳,眼睛都舒服的眯了起来。

 

女孩子的同伴匆匆赶来,手里还拿着一包肉脯,也不知从哪里买到。

 

女孩们又将肉铺拿在手上,在草地上打滚的布偶猫动作停了下,整只猫机灵的一翻身,蹲了起来,那双蓝色的眼睛往女孩子堆里看了一眼,还是没动。

 

女孩子们屏住了呼吸,等了许久,也不见你过来,尝试着叫了叫,你没理。

她们看起来有些失望,过来想揉揉你的脑袋——被你低头躲了过去。这堆女伴就走了。

 

 

你依旧停留在花园的门口。接着树荫躲着凉,又贪着阳光想跑出去。

 

这会该是无情回家的时候。

 

 

 

嘎吱、嘎吱……

在树荫下眯着眼,看起来像睡熟了的小猫一下子抬起头竖起耳朵。爬了起来一溜烟消失在路口。

 

过了一会,只见一位坐着轮椅的男人出现在了路口,眉目如诗,整个人看起来冷清极了,但怀中有却抱着一只小白猫。猫的尾巴卷着男人的手腕,脸埋进了男人的手中。

 

你依偎在男人的怀里,只觉得闻到一股香味,你不知道这是梅花,只觉得它有些呛鼻的同时,配上这个男人也是挺好的。

 

方应看身上的熏香金贵无比,配得上他神通侯府尊贵的地位确实恰恰好。

 

无情身上一股清清淡淡的梅香,他的风骨,也只有这清幽的梅花最为相配。

 

你跳上他的肩头,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脸。犹豫许久,又伸出小舌头舔了一下。

 

无情被舌头上的倒刺舔得有些发痒,便将你从肩头抱了下来,如墨的长发披了下来。整个人倒也笑了起来。

 

你看着他笑,感觉他比十五的烟花还要好看。

评论(1)

热度(1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