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二北

随手写写,你能喜欢,我很欢喜

【众男神X你】当你对他们说要亲亲

*方/无/叶/燕 X你   乙女向

*私设有,OOC我的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Ver 无情

 

 

娇艳鲜嫩的花朵若是幸运躲过摧花人,依抵躲不住暴雨的袭击,整朵整朵得坠落,铺散一地的花瓣,若是有人知晓,得到一句悲歌。深埋在土地里十多年的蝉,却只鸣叫一季又了无声息,得到人们赞美夏蝉的壮丽。

但他们只是人类生命中匆匆的过客一瞬,整个生命好像只能得到一俩句的称赞,就转纵即逝。

花朵盛于枝头,或是凋零在泥土,夏蝉沉默与土壤,或是高鸣于树梢。

可他们自己在努力的活着。

 

美丽的事物往往暗藏着天大的不幸,或者是自己本身便有着杀人的武器、活命的手段,只是将自己埋藏在弱的美丽外观之下,或者只是暴雨之下的浮萍,没有力量也没有深埋的根系,只能随波逐流,在权势之中将自己的美丽当做廉价的商品进行交易,换取庇护或者谋取利益。

 

 

 

 

有做兵士打扮送递文件的公门中人在神侯府门口求见。

 

药王谷传来了久违的口信,赖神医找到能根治这蛊毒的法子,有几味药材却迟迟未能找到,写信来是想借六扇门之力一同在武林江湖中寻找。

 

 

你居住的庭院已经很久都闻不见人的笑声了,常年弥漫着的药物苦涩味,已经浸到了人的骨子里,庭中的古木像沾染上居住着人类心底的恐惧,褪去新绿后,变成一股沉甸甸的墨色,院墙上不知什么时候长起了爬藤,太浓的绿壁显得深密,更显得死气沉沉。

 

这个庭院里没有了人气,婢女们的交谈都是低着声,做事更是轻手轻脚,仿佛怕不经意的大声说话会打扰空气中的脆弱又平衡的安静。

 

往日眉眼如画,巧笑嫣然的少女,现下容貌虽不失年轻,但已失去了春日般的朝气,整个人行将就木,只求残喘。

 

 

手腕上蛊纹已经彻底绽开,远远望去,宛如玉臂生莲。

 

你在心中苦笑道,可不是真的生长在手腕上的吗。冥冥之中,你心中对于毒蛊已经有了预感,要么熬过去,活下来,要么就是真正的死去,死在宋朝。

 

蛊毒发作越来越频繁,疼痛倍加,你已经记不清上一次自己醒来是什么时候。

 

 

 

你是在暴雨声中醒来。

 

 

是场夜雨,你听见雨点急促地打在瓦片上,水流顺着房檐一直淅沥的响。

夜深人静,黑夜对于人类有着放大镜一样的恐惧,人们恐惧未知,恐惧强大,恐惧深密。

你在黑暗之中,心中禁不住的彷徨,想着自己平淡的前二十年,想着世间的零落碎散,想到在宋朝光影陆离的景象,仿佛只做梦一般,但你已经不能骗自己了,没了侥幸没了自欺欺人,剩下是一种恐慌的焦虑。

 

你只是命运下的一颗小小浮萍。

 

 

上一次毒蛊发作,还是在夏日,庭院中一副生机盎然的景象,金剑银剑嚷着要出门办案,糖球在旁打着盹,被吵醒也只是抽长身子伸了一个懒腰。

 

无情就坐在一旁,嘴角嘬着笑意,品着茶。

 

 快意轻松的一幕,你却在他们面前犯了病直接到了下去。

 

现在再醒来却不是何时。

 

 

想到晕倒前无情失色的表情,你好像嗅到一股悠悠的梅香。

 

你原意是想起身找杯水喝解渴,没想到眼前突然发了黑,心里断了一跳,浑身没力气,又栽回了床铺。

 

“别动”

你两眼还发着黑,头脑里嗡嗡作响,躺着一动不动,只觉得自己就是夏季一块严冰,也没有温度,呼吸都带着死亡的寒意,直到背上有一股暖流缓缓注入心脾,你甚至能听见自己血液从心脏流出,快速运输到四肢。

才有了活着的感受。

 

无情粗糙的指腹慢慢抚过你的鬓角,他摸到一手的汗液,很快房间内便响起了“嘎吱嘎吱”的木轮转动的声音。

听着声音远去,你心里着急。想张口叫住人,没料到张开口就是喉咙干涩刺痛,你连吞下口水都疼的你浑身难受,更别提出声了。你浑身酸软无力,仰着头,努力的睁大眼眶,但眼前还是黑着的。

在黑暗里,呼吸也是慢慢的,你强硬得数着数,逼着自己一呼一吸,生怕自己抢了一拍,就再也喘不上气。

你伸出手指在自己眼前晃了晃,发现自己还是没能看见。

心里有了不安。

木轮声又大了起来。

无情看着你伸在眼前的手指,心里一疼,默不作声的拉回你的手,塞回被褥里。

无情先用一张温热的帕子轻轻擦拭你被汗液浸湿的额头,接着是眼角、鼻唇、脖子。接着小心翼翼的将你扶着,拉你入怀中拥着。

一股雪中寒梅一般凌冽又温润的气味伴随着温暖的怀抱到来,你死死抓住无情的衣襟,将脸直接埋入了无情的脖项。

 

 

以前看着你光脚就会微红着脸转过头的男子,此时是你们离得最近的距离,近到他可以闻见少女身上淡淡的药香,可以感受到少女埋在他脖子上吐息时带着潮湿的气息。

 

他拍了拍你的背,将一杯温茶递给了你。

 

 

 

他将你抱出房门,当你看见雨后院中零落的绿叶,天边刚刚反着的一丝灰蒙蒙的光,连石板上新生的翠绿色的青苔都让你目不转睛,你看着石缝中长出的小草,更是感受到了难言的狂喜。

坐在他身旁被他揽着,整个人依偎在他怀里,你抬头看着他,无情低头朝你温和一笑,就好像看到多年以前,白衣的少年,他站在树上,站在春风里,手里举着一大捧盛开的鲜嫩的桃花,冲着树下的你笑。

 

“月牙儿,我醒来还以为自己瞎了呀”你握住他的手,轻声的说道。

你想告诉他你睁开眼时的无助,你发现眼前一片漆黑时的戚戚。但你只是看着月牙儿好看的脸,更用力的看了看。好像这般看完了,变没了下一次。

 

少女的心思写满了冬日的雪,秋日的雨,夏日的风和春的流水。她有许多想对月牙儿说的话语,冲出嘴角前,又落回了肚子。缄默着,埋在心底。

 

却不许一丝月光照进,也不许月牙儿知道。

无情一手扶住少女的腰,另一手将她下巴轻轻抬起。

 

他是男子,不懂女孩有那么多的哀愁。

 

但她像一颗小树一样,在风吹雨打中,努力的生长着,四周的人们全部能感受到盎然的生气,她的温暖。

 

“月牙儿,你”……你亲亲我吧。

你看着无情,自己被自己的想法闹了一个大红脸,却没好意思说出,生怕又被说教一番男女有别。

 

他好似看懂你的眼神,在你惊讶的眼光中,怜爱的轻轻落下吻。

 

看着你瞪圆的大眼,无情眼里浮现了一丝笑意。

 

另一只手将你的眼睛遮住。

 

你在黑暗之中只能感受到口舌相互摩擦带来让人战栗的热感。

你不再害怕黑暗。

 

 

*前一篇不删了,

*这篇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删了- -

评论(8)

热度(17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