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二北

随手写写,你能喜欢,我很欢喜

方应看你的信了?

方X你,乙女向。
目前玩到第六章,ooc是我的。


这次你又一个人偷偷溜下山。

之前师傅态度强硬,不许你下山,甚至说出之前让师兄带你下山到神侯府求医是最后悔的事这般气话。

你对着师傅讨好的笑笑,甚至转了个圈“师傅你看,师兄带我下山不好吗,现在身体可是比以前好了许多。”娇憨的样子惹得师傅笑了起来。
师兄站在师傅旁边,一惯好脾气的笑了笑,倒也附和了了几句:“也真是活泼了很多,以前可是做不出来求师傅带她下山的。”
你听了两眼发光的盯着师兄,指望着师兄给你说说情,没想到师兄慢条斯理的喝了口茶,并不接话。

等你跑下山后,叶问舟的信是第一个到的。

你心里忐忑地拆开信,生怕师兄叫你回去,没想到师兄心中只是叮嘱你注意安全,尤其是这几日寒暖不定,得多珍重,若是得知你在外病了,师兄便再不允你下山。

你将师兄的信认真的收藏起来,压在包裹深处。


等你刚到了汴京,无情师兄接你的轿子也到了。

轿子摇摇晃晃,掀开帘子朝外望去,茶楼说书人,小贩沿街叫卖,绿意喧嚣,和你第一次来的时候一模一样。
到了神侯府,无情师兄却不在,问了赶巧在府内的前辈,方知刚又出了一个案子,无情师兄又被拉去破案子了。

你心里揣着一块大石头,终于落了地。

你留了封信给无情师兄,便走了。


你和燕无归的遇见,是一个意外。

在前往仙居原的路上,你顺着官道赶的路,没料想自己也能迷路,寒风呼啸,树影嶙峋,都透露着几分阴森,你心里有几分胆怯,萎靡的蹲在树下烤着馒头。

当你看见有一条长长的影子出现时,捂住嘴吓得一抖。

他见你因影子被吓住,却不敢大叫,心里多了一丝涩意“是我,别怕”

你转头,便见着一身黑衣的燕无归。面上不掩惊讶之意“闷葫芦,怎么你在这里”
燕无归脸上有几分不自然“阿呜闻到了你的气味,跑了过来找到你。”
你这时才看见在燕无归脚边白色的大狼,大狼见你也毫不陌生,走到你身边躺了下来,露出柔软的腹部,发出“呜呜”的叫声。

你笑逐颜开,摸着阿呜的肚子“你是追着阿呜过来的吗”

燕无归沉默了片刻:“嗯”
我是自己找过来的。

等到了仙居原,你便和燕无归道了别,你知晓他武功比你高强,跟着你你也不会发现,便强硬的把骨笛还给他。
燕无归看了你许久,终究还是走了。

你不是第一次来到谪仙岛,这里好像真的与世间不同一般。

月上柳梢头,整个岛都变作了一副温柔姿态。

你站在吟风崖上,记起方应看为了救你,曾在这里伤了自己的手。
那长枪是你濒死前,最深刻的记忆。

还有杭州的兵痞闹事,七夕他握住你的手,认真为你指甲染豆蔻。

“我这一生都在漩涡之中,所有人都只见我声势浩大,却不知道,我一直在往下沉。”

你记得他看着漩涡,说着这话,明明是漫不经意的样子,但你看着他,心中总觉得刺得疼。

用力的抱进手中破损的折扇,扇坠早已经不见踪影,还有带血的衣物。
你看着崖下的漩涡,走到崖边,慢慢的倒了下去。

你在风声中轻轻说出口。

“方应看,你写给我的信了?”

想听什么,我直接说给你听。

昏昏沉沉之间,你又听见了那个熟悉的声音。

评论(3)

热度(47)